当前位置:主页 > 必发彩票娱乐 >
必发彩票娱乐

捕神原以为此番进宫会被皇上定罪皇陵一事没想

来源:必发彩票_必发彩票线路 发布时间:2018-08-21
内容摘要:三位娘娘都想让皇上今晚临幸,恨不得扑向皇上怀里让他捉住。四个人玩得正起兴呢,门外太监却是跑了进来。谁曾想皇上一
 三位娘娘都想让皇上今晚临幸,恨不得扑向皇上怀里让他捉住。四个人玩得正起兴呢,门外太监却是跑了进来。谁曾想皇上一把抓住了这个突然闯入的太监,结局可想而知,实在是太尴尬了……
 
    “陛下,捕神在外面候旨。”太监小声依附在皇上耳旁道。
 
    捕神已经有半年多不曾入宫了,皇上初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有些震惊。“宣!”
 
    这君臣商议军国大事,后宫妃嫔不得干涉政事军务,自然要先行退下。
 
    香妃走在最后,步子故意放缓了许多。若是论起美貌姿色,香妃可是首居头首。身着一袭浅紫百褶裙,裙摆刺着几只蝴蝶,眉间刺着耀眼的兰花,斜插一支紫色流苏。缕青丝垂在胸前,薄施粉黛,只增颜色,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。舞凤髻蟠空,袅娜腰肢温更柔。
 
    “风大人!”雅妃与淑妃走在前面,先与捕神碰了面,便行了礼。捕神自然回礼,恭敬尊称“参见娘娘!”
 
    待得与那两位娘娘擦肩而过之后,捕神与香妃刚好迎面而对。香妃看捕神的眼神似乎是在传递眉情,暗含秋波。看着香妃眉宇眼角满是甜甜的笑,如此倾国倾城倒也真的可以算得上是红颜祸水了。她能够征服皇上对她百般怜爱,自然是有一些本事的。
 
    不过捕神也不是傻子,自然能够瞧得出香妃对于自己的情意。“微臣参见香妃娘娘!”
 
    “风大人当真是好久未曾进宫了,不知道近来身体可好?”香妃柔情满面,声音稚嫩无比。
 
    捕神拱手一拜道:“多谢娘娘关怀,微臣一切都好。皇上还在等待召见,微臣先告退了。”也不待香妃回答,捕神先穿过去径直朝大殿走去。
 
    香妃倒是感觉挺知足的,像捕神这等世间绝男子,任谁见了都会萌生爱意。不过像香妃这等还能与捕神搭上话的,恐怕寥寥无几,若是说给旁人听了,恐怕会艳羡他人。
 
    “罪臣参见陛下!”捕神双膝一曲,大拜道。直言罪臣二字明显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,他所犯下的罪过可并非常人所想所敢所为。
 
    皇上两腿翘在案桌前,怀里捧着一盘葡萄,吃的津津有味。“捕神呐,你还知道自己有罪啊?”
 
    “罪臣所犯之刑罪当诛杀,还请陛下定夺!”捕神一头叩地,很是响亮。
 
    皇上悠哉着吃着葡萄吐着葡萄皮,神情自在,似乎对于捕神的事情并不大放在心上。“捕神呐,你明知道自己有朕下发的免死金牌,又何必这般呢?罢了,起来吧!”
 
    “谢陛下!”随后,捕神取出来免死金牌,双手持上。“陛下,罪臣辜负了您的寄托,没有脸面再拿这面免死金牌了,请陛下收回去吧……”
 
    “这免死金牌,朕自然会收回来。只不过不是现在,朕还需要你替朕去做一件事情,算是让你将功补过吧。”皇上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 
    捕神有些诧异,“不知道皇上要微臣去做什么呢?”
 
    皇上将怀中的一盘葡萄放回了桌子上,而后站起身来,缓步走下。“捕神呐,你可知道国家最重要的是什么吗?”
 
    捕神思索良久,而后道出:“钱、粮与民心。”
 
    “不错,不过这钱位居首位,国库才是根本。不过近两年,殷浙、桂丽与南通三省的税收与供金却是一两银子也没有上缴啊……”皇上叹息踱步道。
 
    “哦?还有这等事情?按理说,各省每年都应该将税收上缴,并且沿途有军队守护,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?”捕神听着有些困惑。
 
    “三省交汇处便是岳阳县,上缴的银两就是在那里被劫的。岳阳县的官道与三省交接,是必经之地。每一次的押运都有上百名官兵保护,可是两次下来官兵全部遇难,那几十万两白银全部被劫。”
 
    “被劫?陛下的意思是有人将上缴的白银劫走了?”
 
    “不错,朕亲派了三批官员前去调查,但是都死于非命,直到现在也不了了之。”
 
    捕神有些吃惊,什么人敢有这么大的胆子洗劫朝廷的官银呢?而且被劫的地方还是在官道上,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。
 
    “所以,朕想让你去岳阳县走上一遭,彻底调查一下这件案子,把失踪的白银全部找出来!”皇上沉重的说道。
 
    捕神单膝下跪道:“微臣定当不辱使命,一定将丢失的白银追讨回来!”
 
    “这免死金牌你暂时拿回去,依旧可以行使特权,必要的时候可以号令大臣与调集军队。”皇上重新将免死金牌递给了捕神。
 
    捕神原以为此番进宫会被皇上定罪皇陵一事,没想到却是又多了一个特殊使命去执行。至于皇上,他也不想再去深究皇陵与祝家庄一事,不过这笔账他可是在心底里记下了,等到捕神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,会一并算账。
 
 第四十五章 住了黑店
 
    这南方多雨闷热,北方却又干寒多风,当真是一个地方一个节气。
 
    捕神驾着马身怀皇命朝着岳阳县走去,不过这路途遥远也并非一朝一夕就能赶到的。如果说是在天子脚下的话倒还真没有什么案情能够发生,不过这岳阳县可是距离京都六百余里,一个鸟不拉屎的边缘地带,自然无人问津。
 
    平坦的地界,一片荒无人烟的迹象。今年不少州县都发生了灾荒,可谓天降灾难,搞得是民不聊生。饥肠辘辘的大有人在,有的甚至是易子相食。天灾人祸,尸横遍野,却也引发了瘟疫,接二连三的灾祸,难以计量死者。
 
    远处横躺着被风沙掩埋而过的骨骼,没有了血肉,也不知道在这种风沙侵蚀中存在了多久。
 
    不知不觉,捕神已经驾马穿过了这片风沙地带,前方迎来的却又是一片低洼的平坦地带。不远处有一家客栈,刚好可以停下来歇歇脚。
 
    “哎呦,这是哪里来的贵公子啊,当真是英俊。”喊话的这人是一介女流,淡粉色华衣裹身,外披白色纱衣,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。插着碧簪,娇小玲珑,浅浅的笑容绽放在脸上,肌肤白皙滑嫩,,嘴唇不点自红,略施胭脂,约莫着二十五六岁的年纪。
 
    捕神看着出奇,没想到这种地方还有如此标致的女人儿。都说江南的美女好,皇帝都爱去江南招纳妃嫔佳丽,却不曾想这北部鄢有俏丽之女。
 
    “老板娘啊,你这不光是人美,话也挺中听呐……”捕神跨步下马言笑道。 三位娘娘都想让皇上今晚临幸,恨不得扑向皇上怀里让他捉住。四个人玩得正起兴呢,门外太监却是跑了进来。谁曾想皇上一把抓住了这个突然闯入的太监,结局可想而知,实在是太尴尬了……
 
    “陛下,捕神在外面候旨。”太监小声依附在皇上耳旁道。
 
    捕神已经有半年多不曾入宫了,皇上初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有些震惊。“宣!”
 
    这君臣商议军国大事,后宫妃嫔不得干涉政事军务,自然要先行退下。
 
    香妃走在最后,步子故意放缓了许多。若是论起美貌姿色,香妃可是首居头首。身着一袭浅紫百褶裙,裙摆刺着几只蝴蝶,眉间刺着耀眼的兰花,斜插一支紫色流苏。缕青丝垂在胸前,薄施粉黛,只增颜色,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。舞凤髻蟠空,袅娜腰肢温更柔。
 
    “风大人!”雅妃与淑妃走在前面,先与捕神碰了面,便行了礼。捕神自然回礼,恭敬尊称“参见娘娘!”
 
    待得与那两位娘娘擦肩而过之后,捕神与香妃刚好迎面而对。香妃看捕神的眼神似乎是在传递眉情,暗含秋波。看着香妃眉宇眼角满是甜甜的笑,如此倾国倾城倒也真的可以算得上是红颜祸水了。她能够征服皇上对她百般怜爱,自然是有一些本事的。
 
    不过捕神也不是傻子,自然能够瞧得出香妃对于自己的情意。“微臣参见香妃娘娘!”
 
    “风大人当真是好久未曾进宫了,不知道近来身体可好?”香妃柔情满面,声音稚嫩无比。
 
    捕神拱手一拜道:“多谢娘娘关怀,微臣一切都好。皇上还在等待召见,微臣先告退了。”也不待香妃回答,捕神先穿过去径直朝大殿走去。
 
    香妃倒是感觉挺知足的,像捕神这等世间绝男子,任谁见了都会萌生爱意。不过像香妃这等还能与捕神搭上话的,恐怕寥寥无几,若是说给旁人听了,恐怕会艳羡他人。
 
    “罪臣参见陛下!”捕神双膝一曲,大拜道。直言罪臣二字明显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,他所犯下的罪过可并非常人所想所敢所为。
 
    皇上两腿翘在案桌前,怀里捧着一盘葡萄,吃的津津有味。“捕神呐,你还知道自己有罪啊?”
 
    “罪臣所犯之刑罪当诛杀,还请陛下定夺!”捕神一头叩地,很是响亮。
 
    皇上悠哉着吃着葡萄吐着葡萄皮,神情自在,似乎对于捕神的事情并不大放在心上。“捕神呐,你明知道自己有朕下发的免死金牌,又何必这般呢?罢了,起来吧!”
 
    “谢陛下!”随后,捕神取出来免死金牌,双手持上。“陛下,罪臣辜负了您的寄托,没有脸面再拿这面免死金牌了,请陛下收回去吧……”
 
    “这免死金牌,朕自然会收回来。只不过不是现在,朕还需要你替朕去做一件事情,算是让你将功补过吧。”皇上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 
    捕神有些诧异,“不知道皇上要微臣去做什么呢?”
 
    皇上将怀中的一盘葡萄放回了桌子上,而后站起身来,缓步走下。“捕神呐,你可知道国家最重要的是什么吗?”
 
    捕神思索良久,而后道出:“钱、粮与民心。”
 
    “不错,不过这钱位居首位,国库才是根本。不过近两年,殷浙、桂丽与南通三省的税收与供金却是一两银子也没有上缴啊……”皇上叹息踱步道。
 
    “哦?还有这等事情?按理说,各省每年都应该将税收上缴,并且沿途有军队守护,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?”捕神听着有些困惑。
 
    “三省交汇处便是岳阳县,上缴的银两就是在那里被劫的。岳阳县的官道与三省交接,是必经之地。每一次的押运都有上百名官兵保护,可是两次下来官兵全部遇难,那几十万两白银全部被劫。”
 
    “被劫?陛下的意思是有人将上缴的白银劫走了?”
 
    “不错,朕亲派了三批官员前去调查,但是都死于非命,直到现在也不了了之。”
 
    捕神有些吃惊,什么人敢有这么大的胆子洗劫朝廷的官银呢?而且被劫的地方还是在官道上,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。
 
    “所以,朕想让你去岳阳县走上一遭,彻底调查一下这件案子,把失踪的白银全部找出来!”皇上沉重的说道。
 
    捕神单膝下跪道:“微臣定当不辱使命,一定将丢失的白银追讨回来!”
 
    “这免死金牌你暂时拿回去,依旧可以行使特权,必要的时候可以号令大臣与调集军队。”皇上重新将免死金牌递给了捕神。
 
    捕神原以为此番进宫会被皇上定罪皇陵一事,没想到却是又多了一个特殊使命去执行。至于皇上,他也不想再去深究皇陵与祝家庄一事,不过这笔账他可是在心底里记下了,等到捕神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,会一并算账。
 
 第四十五章 住了黑店
 
    这南方多雨闷热,北方却又干寒多风,当真是一个地方一个节气。
 
    捕神驾着马身怀皇命朝着岳阳县走去,不过这路途遥远也并非一朝一夕就能赶到的。如果说是在天子脚下的话倒还真没有什么案情能够发生,不过这岳阳县可是距离京都六百余里,一个鸟不拉屎的边缘地带,自然无人问津。
 
    平坦的地界,一片荒无人烟的迹象。今年不少州县都发生了灾荒,可谓天降灾难,搞得是民不聊生。饥肠辘辘的大有人在,有的甚至是易子相食。天灾人祸,尸横遍野,却也引发了瘟疫,接二连三的灾祸,难以计量死者。
 
    远处横躺着被风沙掩埋而过的骨骼,没有了血肉,也不知道在这种风沙侵蚀中存在了多久。
 
    不知不觉,捕神已经驾马穿过了这片风沙地带,前方迎来的却又是一片低洼的平坦地带。不远处有一家客栈,刚好可以停下来歇歇脚。
 
    “哎呦,这是哪里来的贵公子啊,当真是英俊。”喊话的这人是一介女流,淡粉色华衣裹身,外披白色纱衣,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。插着碧簪,娇小玲珑,浅浅的笑容绽放在脸上,肌肤白皙滑嫩,,嘴唇不点自红,略施胭脂,约莫着二十五六岁的年纪。
 
    捕神看着出奇,没想到这种地方还有如此标致的女人儿。都说江南的美女好,皇帝都爱去江南招纳妃嫔佳丽,却不曾想这北部鄢有俏丽之女。
 
    “老板娘啊,你这不光是人美,话也挺中听呐……”捕神跨步下马言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