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许多百姓都要出城,东西两市的商户和顾客
当前位置:主页 > 必发彩票娱乐 >
必发彩票娱乐

此时许多百姓都要出城,东西两市的商户和顾客

来源:必发彩票_必发彩票线路 发布时间:2018-08-06
内容摘要:巧了,这幢宅子就挨着坊门,而且原主人是尉迟敬德,高官呐!所以同普通人家不同,他是有权在坊墙上开个门户,直接出入
 
    巧了,这幢宅子就挨着坊门,而且原主人是尉迟敬德,高官呐!所以同普通人家不同,他是有权在坊墙上开个门户,直接出入的。也就是说,每晚宵禁,坊门锁了,并不影响
 
这户人家出坊上街。
 
    “好!不错!精致!漂亮!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褚大将军一进宅子,就眉开眼笑。
 
    从西北军营里回来的人物,哪见过这么精致漂亮的宅子,褚大将军一看就喜欢上了:“尉迟敬德这小子,够朋友!这么漂亮一幢宅子,多少钱来着?”
 
    那负责购宅子的家将急忙禀报:“抹零去整,共计一百万贯!”
 
    褚龙骧连连点头:“值得!值得!便宜,便宜!”
 
    那家将本来心虚的很,一听褚大将军一副占了便宜的模样,不禁暗暗松了口气。
 
    尉迟恭这幢宅子究竟有多大呢?三十六亩,快半个坊了。唐时长安的房舍其实很宽敞,官府批建筑用地,一般是良人三口之家给一亩,贱人五口之家给一亩,平均居住面积人
 
均在200至2000平米之间。
 
    褚大将军位高权重,这宅子比起普通人家的平均居住面积自然还要大得多。
 
    那家将见褚大将军满意,暗暗放下心来,便殷勤解说:“院中有榆楮树木三百余株,门馆、宾馆都在前院,主院正中是正堂,四周是廊屋,外廊是仆役居处和马廊。南院和后
 
花园共两处花园,池塘三处,楼阁……”
 
    褚大将军懒得听他啰嗦,挥手道:“不用讲了,嗯!我叫你派人去接老夫人和夫人,可已接到了?”
 
    褚龙骧在西北打仗,自然不便携带家眷,所以母亲和夫人都在故乡居住。如今调来长安,且很长时间内要在此定居,便想把母亲接来长安,贻养天年。
 
    那家将急忙道:“得了大将军吩咐,小的就派人去老家去了,现在应该在来京的路上了吧!”
 
    褚龙骧喜孜孜地点点头,转向李鱼,道:“李先生,你是住客馆,还是住后宅,你是读书人,想必是喜欢安静的。你自己挑一处地方吧。”
 
    李鱼自打进了长安城,就恨不得插翅飞去,寻找母亲和吉祥。只是如今身份是人家的幕宾,哪有刚一进城就撇下东家一走了之的道理,所以一直忍耐到此刻。
 
    此时听褚将军一问,李鱼急忙道:“学生住在何处,但凭东翁安排。学生急着想找到母亲,所以……”
 
    褚龙骧恍然,一拍额头道:“啊!我怎么把这事儿忘了,先生快去,快去!可要本将军派人相随?”
 
    李鱼急忙道:“多谢东翁,学生自去寻人就好,不必劳动官兵!”
 
    褚龙骧笑道:“成,那你去吧,反正我也得先安顿下来,才好大宴宾朋,这三两天的也不会操持这些事情。”
 
    李鱼急忙向褚龙骧告辞,到了门口,从卫兵手中接过马缰绳,翻身上马,自行离去。
 
    李鱼骑着马,重新努力穿过“车祸现场”一般的街市路口,路况就好多了,李鱼策马轻驰,一路打听着,直奔太史局。
 
    太史局就是司天监,袁天罡和他的师弟李淳风都在这里任职。李鱼又不知道袁天罡的具体住处,只好到司天监来打听消息,此时还是大白天的,相信他们也该正在衙门里边。
 
    可是李鱼忘了司天监是个轻闲衙门,待他赶到司天监,居然扑了个空。
 
    司天监一个小吏迎了出来,问明李鱼来意,向他解释道:“袁少监和李秋官昨日就往终南山寻访一位朋友去了,不在衙里。”
 
    终南山?
 
    李鱼一阵心虚,这俩人去终南山干什么?不会是去找自己冒认的那位终南隐士苏有道去了吧?
 
    李鱼赶紧问道:“却不知袁少监和李秋官何时回来?”
 
    那小吏为难地摇摇头道:“这个,却非在下所能知晓得了。终南山并不小,要往山中寻访隐居的朋友,又不知其住处,那……三天两天也是它,十天半月也是他,实难预料。
 
 
    李鱼呆了半晌,心中暗骂一句:“可恨这年代没有打卡机,罚光他们的绩效!”
 
    无奈之下,李鱼只得拱手告辞,他牵着马儿在街上茫然地走了一阵,心中盘算已定:如今看来,只好先回褚将军府上暂住,每日闲暇无事,就往司天监打卡……寻人,捱上几
 
日,总能等到他们回来,问出母亲与吉祥的下落。”
 
    李鱼一路思量,一路缓缓而行。
 
    前方路边,有一个伞摊儿。
 
    地上撑开了七八把伞,有商贾行人雨雪天气出门使用的厚油纸乎,也有妇人少女为了躲避阳光夏天使用的轻盈花伞。
 
    路边一个伞摊儿,架子上还挂了十几把伞,一个青袍人正坐在伞摊后边,用竹刀细心地剥着竹篾,一旁还摊开了一副花,上边满是美丽的荷叶芙蓉,正在晾晒,看来是准备用
 
来当作伞面的。
 
    那青伞人最多三十岁年纪,颌下一缕微须,五官有些清矍,瞧来甚是儒雅。
 
    李鱼也未在意,只是瞧人家撑了一地的伞,担心马儿不慎踢了人家的伞,所以特意往旁边侧了一侧,偏偏这时,远远一声大吼:“十八深,除非你不混长安城了,否则,你躲
 
得了初一,也躲不过十五!”
 
    李鱼闻声止步,扭头向发声处望去,就见侧边巷子里,一个石榴裙,藕色小袄的姑娘正从巷子里向外急急冲来。李鱼一眼望去,只觉她身材窈窕,长腿细腰,至于容色如何,
 
还不曾看见,便被她胸前那一对上下跌宕、弹跳活泼,跟一对顽皮的玉兔似的东西给摄住了目光。
 
    李鱼脑海中登时又自带bgm了,duang~~~duang~~~duang~~~,看得李鱼眼晕!
 
 第186章 莫名其妙
 
    <script>("readerfs").classna = "rfs_" + rsetdef()[3]</script>
 
    四个豪奴打扮的大汉气势汹汹地从巷子里钻出来,左看右看,就见对面街边一个伞摊儿,正有一个青衫人坐在摊后,悠然自若地削着竹篾。
 
    伞摊旁有一个穿着圆领衫的年青人,马缰绳拴在摊架子上,人则拨弄着挂在架子上的伞,似乎正在挑选雨具。除此之外,伞摊前再无他人。
 
    一个豪奴瞪起眼睛道:“喂!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女人往哪里去了?”
 
    卖伞人和挑伞人一个抬头、一个扭头,讶然地看向他们,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这时候,一个头戴绿幞头、身穿绿色圆领袍的长髯老者从巷子里缓缓地跟出来。
 
    牵着马儿的李鱼一瞧此人,顿时露出讶然之色,原来此人竟是他的狱友--美髯公康班主。李鱼赶紧扭过头去,继续佯装挑选伞具。
 
    一个豪奴对康班主恶狠狠地道:“姓康的,那十八深住在哪里?”
 
    康班主慢吞吞地道:“十八深旁无去处,平日里就住在老夫的戏园子里啊!”
 
    另一个豪奴道:“偌大一个长安城,何处去寻她,莫如咱们回戏园子等着,她总要回来的。”
 
    康班主抚了抚胡须,笑眯眯地道:“这可未必!深深小娘子并非我们康家班教出来的艺人。”
 
    戏班子一般都是自己教徒弟,出了师免费为师门卖艺三年,之后就是拿薪酬了。这时也就恢复了自由身,如果双方条件谈不扰,也可以自行发展。那位深深姑娘显然就属于后
 
者,是带艺投入康家班的。这样的话,如果她觉得这儿不安全,自然也可以另投别处。
 
    头一个豪奴勃然大怒,一把揪住康班主的衣领,怒吼道:“姓康的,我们常大爷看中的人,你要是不把她交出来,你死定了!”
 
    康班主微微一笑,屈指掐算起来。
 
    那豪奴愕然:“你……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
 
    康班主掐算一番,悠然道:“现在是三月二十六,距九月初九也就五个月零十四天,康某就得上法场。你觉得,康某在乎你的威胁?”
 
    那豪奴呆了一呆,泄气地放手。对这样的人,他还真没办法。而且,这种注定了要死的人是不怕死的,真把他逼急了,他把自己弄死,也受不到更严重的惩罚了,可谓无所顾
 
忌,那豪奴也是有些忌惮的。
 
    另一个豪奴忙打圆场,道:“算了,不必难为康班主。咱们通知道上兄弟,出入城禁的门户都看住了,免得被那女人逃了,再往城中各处戏班子去扫听,不信揪不出她来!”
 
    几个豪奴转身要走,其中一人看到撑开了放在伞摊前的六七把大伞,忽地心中一动,道:“且慢!”
 
    那豪奴走过去,用脚踢了踢,将六七把大伞都踢得换了位置,这才泄气地一挥手,道:“走!”
 
    康班主笑眯眯地看着四个豪奴远去,捋了捋胡子,转身就要离开。
 
    李鱼这时才转过身去,扬声道:“康班主!”
 
    康班主转过头,一见李鱼,脸上惑然之色顿时消解,惊喜地冲上前道:“你是……李鱼?哈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康班主张开双臂,给了李鱼一个大大的拥抱,亲热地道:“好久不见,好久不见,这才三月,你便回来了呀!”
 
    李鱼面不改色,微笑道:“道路难行,只怕耽搁了时辰,想必诸多老友,也都是这般打算,早日回京,也可与众兄弟相聚几日!”
 
    康班主翘起大拇指道:“小兄弟是条真汉子!值得相交!走走走,去我那里,咱们小酌几杯。”
 
    李鱼忙谢辞道:“康老兄还是在道德坊勾栏院吧?改天小弟一定前去拜访。实不相瞒,今日出来,是去寻访一位故人的,现在借住一位贵人府上,事先不曾打过招呼,若是回
 
去晚了,恐主人担心。”
 
    康班主听他这样讲,便道:“既如此,那我就在道德坊恭候大驾了,你可一定要来!”
 
    二人又谈笑几句,依依告别。康班主追着四个豪奴出来,也担心班子里不了解他此时状况,会人心不安,所以便匆匆赶回戏园子了。
 
    那制伞人一边慢条斯理地削着竹篾,一看时不时抬头,笑看他们一眼,及至二人道别,那制伞人才微微一笑,低头继续削起了竹篾,一柄小刀,在他手中灵活自如。
 
    李鱼目送康班主消失在巷弄中,这才转过身来,解开马缰抖了抖,道:“好啦,可以下来啦!”
 
    就见那马身里侧嗖地跳下一位姑娘,原来刚才她用“镫里藏身”的手法,藏在了马侧,若是有人走到摊位近前,只消一扭头,就能看得到她。奈何那桌子底下并无遮拦,一眼
 
看去,一目了然,藏不了人的,桌前又放了六七把撑开的伞,那些豪奴又何须走到近前。
 
    “镫里藏身”的就是那位深深姑娘,从马上往地上一跳,胸怀里仿佛藏了一对活蹦乱跳的兔子,duang~~duang~~dunag~~地走到李鱼面前,向他依着江湖规矩,抱拳行了一礼:
 
“多谢郎君仗义援手,小女子感激不尽!”
 
    李鱼被她duang的眼花,正想扎紧了马步稳住下盘,那姑娘已经又转向做伞的青衫人,抱拳道:“多谢足下为小女子隐瞒行藏!”
 
    这女人逃到路上时,一瞧左右都是长街,追兵已近,难以脱身,焦急间本想用伞来遮身的,是李鱼指了指马侧,示意她藏在那里。
 
    不过,“镫里藏身”可不是谁都做得了的动作,最起码的,腕力、腰力、腿力得合格,否则挂不住的。但是藏在伞下,实在太容易被发现。
 
    那姑娘二话不说,立即窜到马旁,很轻松地就来了个“镫里藏身”,在此过程中,那制伞人始终神态悠然,不闻不问。如果那些豪奴追来时,他要撇清自己,只消指上一指,
 
这姑娘就逃不掉了,是以姑娘自认为也欠了他一份情,向他道谢。
 
    那制伞人这才停了手中小刀的动作,抬头向她启齿一笑:“举手之劳,何足挂齿。”
 
    这人三十出头了,但容颜清朗,自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,这启齿一笑,就连李鱼都觉得如沐春风,那姑娘更是一呆,情不自禁地道:“你笑起来,真是好看!”
 
    那制伞人觉得有趣,不禁又是莞尔一笑。
 
    深深姑娘自觉失态,不禁俏脸一红,又向他福了一礼,这才匆匆走开。
 
    制伞人瞟了李鱼一眼,微笑颔首,李鱼也向他微笑致意,解了马缰绳,便翻身上马,往褚将军的集贤坊赶去。
 
    长安城实在是太大了,等李鱼赶回集贤坊时,已然是黄昏时分。此时许多百姓都要出城,东西两市的商户和顾客也纷纷打烊的打烊,离开的离开,褚将军的府邸又挨着城门和
 
西市点评论,口无遮拦。
 
    “嘿!妞儿,跟大爷笑一个!”
 
    “呸!”
 
    “小娘子,小心把你的小蛮腰扭折了呀!”
 
    “要你管!”
 
    “哎哟!快看快看,这妇人那屁股扭得,她男人准保给吸成药渣了。”
 
    “老娘就是把人吸成药渣,也轮不到你们这等粗胚军汉!”
 
    两个军校搭讪调笑,唐时风气开放,女子性情泼辣,有人听了沾沾自喜,有人听了便忍不住斥骂他们几句,两个军校却也不恼,抱着大戟嘻嘻哈哈,脸皮子那叫一个厚。
 
    李鱼一到府前,两个军校便笑着向他打招呼:“哟!李先生,您这是寻亲回来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