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必发彩票娱乐 >
必发彩票娱乐

波斯胡姬永远都是长安城中一道靓丽的风景,那

来源:必发彩票_必发彩票线路 发布时间:2018-08-06
内容摘要:冯二止又道:至于这李鱼,殿下既然不肯公开他们之间的身份,显然是为了帝国大业,有所考量。咱们也该理解殿下这番苦心
 冯二止又道:“至于这李鱼,殿下既然不肯公开他们之间的身份,显然是为了帝国大业,有所考量。咱们也该理解殿下这番苦心,暂且视而不见吧,待来日,如果李鱼肯追随
 
殿下,便承认他的驸马身份。否则……”
 
    冯二止往前一凑,神色阴冷:“咱们也别叫殿下为难,悄悄把他结果了就是!”
 
    墨白焰想了一想,点头赞道:“此计甚妙,就这么办!”
 
 第183章 权宜之计
 
    “什么鬼?女奴?”
 
    杨千叶瞪着李鱼,眼睛溜圆。
 
    李鱼干笑:“权宜之计,权宜之计!”
 
    杨千叶咬了咬牙,暗想着越王勾践卧薪尝胆,韩信将军胯下之辱,以先贤之精神鼓励着自己,恨恨地拿起了衣裳。但片刻之后,她又羞怒地叫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就这几片破布,也叫衣裳?比亵衣都薄!”
 
    李鱼继续干笑:“权宜之计,权宜之计!”
 
    “雪都未化净呢,你想冻死我吗?”
 
    “怎么会,你又不是干粗活的女奴,当然要跟我同车啊,之所以穿这么薄,也是这个原因,冻不着的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瞪着李鱼:“那我是哪种女奴?”
 
    李鱼摸摸鼻子,道:“权宜之计,权宜之计!”
 
    杨千叶愤愤地抖了抖手中那几片布:“你让我怎么权宜啊,你看这,咦?要露腰的?”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这地方的女奴都这打扮。”
 
    “要露腰的啊!”
 
    李鱼好言安慰,拿起一块团在手里也就一块窝头那么大的布片儿来:“你瞧,这不还有面纱呢么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气得发昏:“遮羞布吗?”
 
    最终,为了复国大业,千叶姑娘在勾践、韩信等先贤的精神鼓励下,终于还是换上了那套女仆升级版――女奴装。当然,李鱼是无福现场围观的,先被赶了出去。
 
    因为李鱼成了褚大将军的师爷,所以常书欣已经带着他的人马先离开了,外面除了乔装改扮的纥干承基一行人,就只有褚大将军派来接李鱼的一队军士。褚大将军的队伍已经
 
候在客栈外了。
 
    闺房里,荷叶色的衬腰,喇叭口儿的裤腿儿,那上衣小的,仿佛就在抹胸上边掩了层纱,倒是那面纱……
 
    看着细薄柔软,可往脸上一系,只露出一双明媚动人的大眼睛,鼻梁、嘴巴,都只隐约露出轮廊,绝对看不出她的模样儿来。
 
    杨千叶对着镜子“挣扎良久”,终于借着那块遮羞布酝酿出了足够的勇气,可这时她又发现……
 
    杨千叶咬牙切齿地张口,声音脱口而出的刹那,迅速降低了声调:“主人!”
 
    院子里,李鱼锦裘革靴,手里提着马鞭,正站在车辕上顾盼自雄,听到这声媚到骨子里的叫声,双腿一软,险些从车辕上一跤摔下去。
 
    可怜千叶公主……她压根没想这么叫,只是本来冲口而出,欲做狮子吼的,突然省悟到院子里不只是李鱼以及她的人,为了掩饰身份,只得急急把声调压低,语气放缓,结果
 
仓促变声,听在外面人耳中,就成了媚猫儿似的叫声。
 
    褚龙骧派来接师爷的几个大头兵用暧昧的眼神儿瞟向李鱼,李鱼咳嗽一声,缓步下了步踏,慢悠悠地摆着架子,踱进杨千叶的房间。
 
    房门刚一关,李鱼就被杨千叶揪着衣领抻了起来,气极败坏地道:“鞋呢?怎么鞋子都没有?”
 
    李鱼陪笑道:“车里有地毯呐,真正的波斯地毯,柔软、舒适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亮晶晶的大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:“那我一旦离开车子怎么办?”
 
    李鱼莫名其妙地道:“贴身女奴啊,离开车子干什么?”
 
    杨千叶闭了闭眼睛,强行压下怒气,才遏制住了把李鱼脑袋拧掉的冲动。
 
    杨千叶深深地吸了口气:“那我,怎么出去呢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这不还有袜子么?”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会踩脏的啊。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上了车,就脱掉啊。车里有地毯诶,真正的波斯地毯,柔软、舒适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差点儿没哭出声来:“和他同处一室,穿着这么单薄,还要光着脚儿……,勾践卧薪尝胆,韩信胯下之辱,司马迁惨受宫刑,伍子胥草间求活,刘玄德织席贩履,秦叔
 
宝街头卖马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努力做了番思想工作,这才道:“走吧!”
 
    杨千叶说着,气鼓鼓地往外就走。
 
    石榴裙下醉安眠,醒时犹忆小蛮腰。真正美丽的小蛮腰,确实是赏心悦目的。纤细柔韧如风摆杨柳,香脐如漩,圆润的小蛮腰犹如羊脂美玉般温润明皙,一道细细的小金链子
 
拴在上面,愈增颜色。
 
    那抹胸似上的上衣,把一对玉峰挤得鼓鼓腾腾,得体柔软的裙裤,衬得一个宛宛香.臀款款扭摆,仿佛……
 
    “等等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被杨千叶容光绝世的女奴装给迷得失神了刹那,直到她触及门把手,才陡然醒悟过来,急忙抓住她的手臂:“别忘了,现在我是主人,得我走前边啊!”
 
    杨千叶咬着牙往旁边一让,李鱼陪笑道:“权宜之计,权宜之计。”
 
    李鱼走上前去,手刚触及门把手,屁股上就挨了一脚。不过,杨大姑娘虽然气不过,这一脚却也只是泄愤,并未用力,而且她未着靴,还是用脚背踢的,李鱼挨了一记,岿然
 
不动。
 
    门开了,李鱼昂昂然地走出去,后边一个美人儿,娉娉婷婷地迈着小碎步跟出来,亦步亦趋,相随登车,小蛮腰儿自然摆动,带动臀.腿,摇曳生姿,把个明知道只是权宜之计
 
的墨白焰和冯二止看得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。
 
    这两个老太监从小照顾杨千叶,对杨千叶那感情,当真是亦父亦母亦奴,如今眼见杨千叶如此模样,心中实是五味杂陈。
 
    杨千叶微微低着头,垂眉敛目,这时才体会出面纱的好处。虽说想遮的地方遮不住吧,但那发烫的脸蛋儿没人看见,心里的羞涩感便轻了许多。
 
    车子启动了,进了车子,车帘儿放下,杨千叶立即恨恨地脱下袜子。袜子沾了土,好洁的她实在受不了,虽然不想给李鱼看到她一双玉足,可是……可是给他看过甚而摸过的
 
地方还少吗?
 
    杨大姑娘都有点破罐子破摔了。
 
    李鱼倒也识情知趣,人家可是堂堂公主殿下来着,前朝公主,那也是公主,别欺人太甚了。这得跟放风筝似的,松一松、紧一紧,才能……,错了错了,权宜之计,这只是权
 
宜之计。
 
    所以,本来一上车就大马金刀地往锦位上一座,摊开双臂,神情傲然的李鱼马上从座位上出溜下去,对杨大小姐谗媚笑道:“你坐,你坐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老实不客气地走过去,一屁股坐在座位上。
 
    李鱼一抬头,双峰夹峙,傲然耸立眼前,吓了他一跳。赶紧平视,浑圆结实、笔直修长的一双大腿就在鼻端,耳闻的是淡淡幽香,眼见的是粉光致致,这尼玛……
 
    李鱼呼吸有点急促,赶紧低头,呀!这一双天足,大概有三十四码?瞧不出她高挑聘婷的个子,脚儿竟这么小,十趾如卧蚕宝宝,脚掌肌肤细腻,瘦不露骨,滑.润纤柔,十点
 
指甲,涂着嫣红的蔻丹……
 
    这样一双美丽的足,陷在寸厚的柔软的波斯绒的地毯上……
 
    李鱼唯一能做的,就是转过脸儿去,背靠座位,望着前面的布帘子发呆。
 
    杨千叶全未注意到李鱼这番动作,待她把眼看去,见李鱼坐在地毯上,规规矩矩地看着轿帘子,心中倒是有些不忍了。
 
    杨姑娘是个明事理的人,明明是自己有求于人家,借人家之助脱离险关,可是……,是不是自己太欺负人了?
 
    杨千叶想了想,越想越觉得过意不去,便往旁边挪了挪,拍拍座位道:“行啦,你也坐上来吧。终究……终究是你帮我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大喜,这要一直窝在地上坐着,毕竟是不舒服的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。于是,李鱼从善如流,也坐到了位子上。
 
    李鱼刚坐定,杨千叶便哎哟一声,软绵绵、香馥馥一个身子,便向李鱼怀中扑去,被李鱼一把抱个正着。
 
    外面,传来褚大将军的咆哮声:“掌柜的,掌柜的呢?没眼力件儿的东西,门槛子都不晓得卸掉吗?给我剁碎了它,剁碎了它。”
 
    “铿铿铿铿!”
 
    褚大将军的亲兵毫不犹豫地执行起了褚大将军的将令,李鱼连忙放开杨千叶的身子,讪答答地道:“被门槛儿硌了一下,不妨事、不妨事的。”
 
    “我知道,没事的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微笑着回答了一句,便往车厢侧壁上一靠,闭上了眼睛,嘴唇微微翕动。
 
    车外,传来褚大将军粗犷的声音:“李先生,你没事吧?”
 
    李鱼之前已经把那一摞文书交给了褚大将军,褚大将军找来权保正聘请的书办来给他念念,那书办打开文书,第一句话就是:“好字!好字!有书法大家之风范啊!”
 
    褚大将军听了顿觉颜面有光,再听那书办之乎者也地一念,仿佛都听得懂,又仿佛都听不懂,按照他的经验,就晓得必定是写得极好的,如今可是把李鱼当成他的宝贝了。
 
    李鱼忙探头出去,笑脸迎人:“无妨,劳东翁担心了。”
 
    褚大将军骑在马上,豪爽地大笑:“无妨就好!启程,去长安!”
 
    李鱼缩回头来,把帘儿放好,耳边隐隐听到千叶姑娘似乎在念叼着: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
 
,增益其所不能……”
 
    车辘辘,马啸啸,褚大将军的车队在杨大小姐的碎碎念中,踏上了前往长安的路。
 
    这一去,杨大小姐才发现,她的心性试炼之路才刚刚开始。
 
    同住一车,如同居一室,这一路同行,哪是那么容易的。尤其是晚上休息,得以住店时还好。但西北地广人稀,大部分时候,是要在野外住宿的,虽说李鱼很君子风度地请她
 
睡在榻上,自己睡在地毯上,可车室狭窄,而且有个男人近有咫尺,夜深人静时那种感觉……
 
    李鱼也不知道杨姑娘在想些什么,但是总感觉她每晚都要很晚才睡得着,虽然她在竭力掩饰,但李鱼从她的呼吸声就能感觉出来。
 
    杨姑娘渐渐有了黑眼圈,李鱼对此好不鄙视,他睁着一双熊猫眼得意地想:“瞧咱这心志……”。
 
    行行复行行,渐渐的,他们熟悉了彼此,能够安然入睡了,自然的……就像是一对小夫妻。
 
    这一天,长安近了!
 
    :诚求点赞!
 
    《古剑屠魔录》和《秦墟》京东和天猫已有货,都是单本书,好收藏,欢迎选购。
 
 第184章 分道扬镳
 
    <script>("readerfs").classna = "rfs_" + rsetdef()[3]</script>
 
    长安,终于到了。
 
    队伍掐算着路程,在次日中午可至长安的时候,在一个镇子上歇宿下来。
 
    次日一早,李鱼起床,正要洗漱一番,忽然发现桌上多了一摞文书。
 
    褚龙骧是个武夫,不擅舞文弄墨,以前只在边关打仗,也不耐烦聘个文案师爷随从前后,所以一应繁文缛节能省则省,同僚袍泽、朝中百官都知道他的情况,所以褚大将军有
 
些礼数不到的地方,也就没人在意。
 
    如今褚大将军也有自己的师爷了,那感觉,就像是小孩子过大年,穿了新衣裳,哪有不得瑟一番给人瞧瞧的道理,所以兴致勃勃地安排李鱼写些书信,这些书信都是给他驻守
 
在各地的老战友的。
 
    书信的大意就是告诉他们:老子从陇西调回长安任职啦,以后你们要是回京述职,记得打声招呼,老子要请你们喝花……喝大酒,不醉不准走。还有,别忘了带礼物!
 
    李先生自然把这些文案工作全部外包给千叶姑娘了。本来这些东西并不着急,大可安顿下来之后再广而告之,所以李鱼交待任务的时候,也没让杨千叶尽快完成。但,现在整
 
整齐齐一摞书信就搁在桌子上。
 
    这显然是昨儿夜里,杨千叶悄悄潜入,放在桌上的。如果杨千叶不是进来放书信,而是要取李鱼的人头,只怕真就是悄然而来,悄然而去,无声无息,无人知晓了。
 
    但是,杨千叶何必连夜写完这些书信,又悄然潜入他房中?
 
    李鱼心中登时涌起一阵不祥之感,他赤着脚儿抢到桌前,就见摆在书信最上面的是一张纸,用镇纸压了一角,上面赫然一行大字,字迹婉约秀丽,李鱼虽不懂书法,却也已经
 
是看熟了的,那正是杨千叶的笔迹。
 
    “自与君识,恩怨难了。万绪千头,实难言表。蒙君援手,没齿不忘!今日一别,各自逍遥!”
 
    她走了。
 
    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掉了。
 
    李鱼拈起那页纸,反复读了几遍,怔怔出神半晌,才轻轻一叹。
 
    李鱼心中,隐隐然有种不舍之意,这一路上,并没有什么坎坷不平,也没有发生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,但点点滴滴,却如涓涓细流,不知不觉,灌满了他的心思,令他情愫暗
 
生。
 
    连李鱼都觉得,自己似乎是太滥情了些。西北,还有一个栗特尤物痴心等待,长安,还有一个纯情佳人,翘首以盼,他实在不该再有拈花惹草之事,可感情上的事,又岂是全
 
凭理智可以评断的?
 
    只是,这淡淡一条红线,刚刚隐现,便就此断去了。
 
    也好,也好!毕竟,从理智上来说,李鱼既明白自己不宜再沾孽缘,而且以杨千叶对复国的热衷,他既不可能从此追随,跟着她去光复什么大隋,也就和她绝无什么可能。
 
    只是,理智是理智,情绪是情绪,又岂是有了理智就能心平气和下来的。此情只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如今咀嚼起这句话来,心中真是别有一番感悟滋味。
 
    褚大将军穿着小衣,站在廊下,拿青盐抹了牙齿,又用泡好的柳枝洁齿,正在刷牙。古语“晨嚼齿木”,说的就是他这种情形了。
 
    一路行来,此时已是早春三月,风轻气朗,刚刚度过一冬,换了轻衣,一身轻爽。再加上今日就能赶到长安,褚大将军情绪很好,刷个牙都刷得眉开眼笑的。
 
    他正刷着牙,就瞧李鱼从房间里出来 ,有些萎靡不振的模样。
 
    褚龙骧灌了口水,漱了漱嘴里的青盐吐掉,仍然带着一嘴的盐沫子,向李鱼挤眉弄眼地笑道:“年轻人,来日方长,你可悠着点啊。”
 
    李鱼呆了一呆:“啥?”
 
    褚龙骧嘿嘿笑道:“我就知道,宿营于野时,你不方便做些什么,这不,刚一住了店,有了较隐秘的住所,你就恣情放纵起来了。哈哈,先生昨夜可是太过操劳了啊?”
 
    李鱼这才明白褚龙骧在打趣些什么,不禁苦笑,操劳个鬼啊,人都不知跑到哪儿去了。李鱼顺势道:“学生正要说与大将军知道,我那女奴,还有几个部曲……,昨儿晚上,
 
全跑了!”
 
    褚龙骧刚刚又灌了口水,正仰着头,在喉咙里“嗬嗬”地嗽口,一听这话,顿时“噗”地一声,仰天喷出一团水雾。褚龙骧赶紧抹了把脸,瞪大眼睛,愕然看着李鱼道:“跑
 
了?你什么意思?他们做了逃奴?”
 
    李鱼无奈地点了点头,几个大活人不见了,总得对褚龙骧说个理由,要不然这事儿也绕不过去。如今也只能借这个由头来解释了。褚龙骧怪叫道:“跑了?真真的岂有此理!
 
来人、来人呐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赶紧阻止道:“大将军,算啦!我在陇西,买这女奴,收这几个部曲,本也没花几个钱,他们既然不愿追随于我,便由他们去吧,强扭的瓜儿不甜,抓回来,也没甚意思
 
。”
 
    褚龙骧翘起大指赞道:“先生性情当真洒脱,老褚佩服的紧!不过……,你不追究,着实可惜了些呀。我瞧你那小女奴,确实蛮可爱的,至于说强扭的瓜儿不甜,其实捂一捂
 
,也就甜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哭笑不得,只得道:“学生跟着褚大将军,前途无量。他们没眼光,居然弃我而去,宁愿去做个逃奴,那是他们瞎了眼睛,我要他们何用,长安在即,这是大喜事,咱们
 
不要叫这些蝇蚋之辈坏了兴致。”
 
    褚龙骧笑道:“这话在理儿,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嘛。你放心,只要尽心给我老褚办事,我是不会亏待了你的。长安市上,尽多妖女,那叫一个妖艳,哎呀呀,说不出来,反
 
正是很妖,妖得人心肝儿卟嗵卟嗵的,到时候,你想要几个,那就有几个,男人大丈夫嘛,只要有本事,还怕没女人?我只怕你到时会嫌多啊,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逃奴是李鱼的,李鱼既然不追究,褚龙骧自然也就不想多事。毕竟,原本在道路上时还好,此刻长安已近在眼前,昨日也早派了快马先到长安报了信儿的,这时他也不想为了
 
抓逃奴而耽搁路程。
 
    于是,待这厢大队人马整束停当要上路的时候,李鱼就剩下孤家寡人一个了。既然只剩了他一个人,也就没必要坐车了,李鱼换乘了战马,伴在褚龙骧身边,向长安行去。
 
    秦中自古帝王州,十七王朝建都城。浩荡八水绕长安,四关险塞固形胜。
 
    镇外,就是泾河。
 
    泾河堤上,杨柳成行,新绿如烟。
 
    杨千叶牵着马缰绳,静静地站在堤上,眺望着远方。
 
    远方,一队人马出了镇子,往“九天阊阖开宫殿,万国衣冠拜冕旒”的长安城行去。
 
    离得太远,马上的人儿远远的都只能看到一个轮廓,但是不知怎地,只扫了一眼,杨千叶的目光就准确地定在了李鱼身上。
 
    杨千叶并不知道他已换乘了马匹,那车也正在后边跟着,但是远远的一道身影,只一瞧,她就知道,那一定是李鱼。这是一种很奇妙的直觉,无法言喻,但就是明白。
 
    其实真正说起来,此番离开,她心中之失落,要远比李鱼严重的多。
 
    李鱼是男人,男人在感情上,终究比不得女人细腻。况且,李鱼是曾经沧海的,而千叶殿下,从小到大被四个老太监养成了白纸一张,她是生平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动了情愫,
 
如今却要为了大业果断离开,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?
 
    眼看着那一行人马越去越远,千叶的胸膛里越来越空,空空荡荡,无着无落,于是那颗心也就沉甸甸的不断下坠,坠得她好难受好难受,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。
 
    七八丈外,一棵柳树下,墨白焰和冯二止遥看着杨千叶孑然独立的一道倩影,心里真是比她还要难过。
 
    杨千叶只是泪光隐现,墨白焰却已是老泪纵横,哽咽地道:“殿下……深明大义,为了大隋江山,毅然抛却儿女私情,老奴……老奴真是太感动了。”
 
    冯二止抹了把眼泪:“殿下肯如此牺牲,奴婢又何惜一死。扶保殿下,光复我大隋天下,粉身碎骨,二止在所不辞!”
 
    两个太监大发感慨的时候,泾河边儿上,纥干承基和罗霸道却正坐在一块大石上在用泾水濯足。
 
    纥干承基道:“大哥,罗克敌占了咱们的地盘,吞并了咱们的人马,陇右一时半晌的是回不去了。接下来,你有什么打算?”
 
    罗霸道挠了挠头,无奈地道:“老罗自打出生,就在陇右,就生了马匪窝子里,除了干马匪这一行儿,其他的还真不明白,你说,咱们到了长安,如何营生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想了想道:“昔日我在军中时,曾随李孝常大将军往长安住过一段时间,对长安略有了解。咱们在长安,重操旧业是万万不能的,不过倒是有个行当,相信你我若去
 
做,定然驾轻就熟,而且定能闯出一番事业,出人头地。”
 
    罗霸道喜道:“什么行当,我干得来么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道:“我在长安赌坊里厮混的时候,曾了解到,长安有诸多黑道枭雄,但主要分为三大派,一派控制西市,一派控制东市,还有一派,控制各地进出长安的商贾,势
 
力雄厚,手眼通天,直如夜中天子,厉害的很。”
 
    罗霸道不屑道:“咱们兄弟,什么时候屈居人下过?投靠他们,不合适吧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得意地一笑,道:“凭咱们兄弟的本事,哪有寄人离下的道理。我的意思是,找个合适的目标,取而代之,再想办法吞并其他两大帮派,一统长安,做一个威风凛凛
 
的夜天子。”
 
    罗霸道摸着大胡子想了想,欣欣然道:“听起来蛮有前途的样子,那……就这么定了!咱们兄弟,以后不混绿林了,就混黑道!”
 
 第185章 大兴
 
    <script>("readerfs").classna = "rfs_" + rsetdef()[3]</script>
 
    虽然,李鱼是从长安离开,前往利州的,可再次回来,再次见到这座当今世上第一雄城,仍然禁不住的震撼。
 
    巨大、宏伟、华丽,震慑人心的威严之城。
 
    尤其是这次是进城,不同于上次出城,他们一行人往长安越走越近,那座巨城的全貌在眼中也是越来越清晰。
 
    那种感觉……
 
    李鱼模糊了的前世记忆,忽然在这座雄城的刺激下回忆起了一片。
 
    准确地说,那不是他前世生活中的记忆,而是他前世玩一个游戏时在脑海中留下的深刻的印象:天之痕,大兴城!而且,自带bgm的,这时他脑海中回响起的就是那部游戏中大
 
兴城出现时那首《大隋帝国》的音乐。
 
    感动,满满的感动,充溢心田。
 
    朱雀大街,城里人管它叫天街,因为这是进入长安内城唯一的大道。各国的使者、富有的商贾、驼铃声声……
 
    波斯胡姬永远都是长安城中一道靓丽的风景,那风情万种的异域美人儿,许多都被店家聘去充作门面,站在门口儿揽客,就算不入店去,光是一路行去,吃吃“冰淇淋”,也
 
是赏心悦目。
 
    宽有五十丈的御道,两侧植着已有上百年树龄的高大槐树,槐树之外,又是一道排水明沟,御道上的青石板每日被无数人来去踩踏,磨得铝亮,透出青玉一般的质感,有些车
 
辆常年累月通行的地方,甚至在石上磨出了深深的车痕。
 
    褚大将军住在群贤坊。群贤坊左侧挨着长安城西面的金光门,右侧挨着西市,其实虽然不是距皇城最远的地方,但是一边挨着城门,一边挨着西市,肯定是人来人往,声音嘈
 
杂。
 
    不过,
    大将军骑在马上,
 
带着车队,在堵车一般的“灾难现场”磨蹭了一个多时辰,才终于挤进长寿坊。